首页  >  热点  >  新闻特写  >  文章正文
shRNA表达克隆

感染COVID之后,只接种一剂疫苗就足够了吗?

Jul 19, 2021 No Comments

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准备COVID-19疫苗

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准备COVID-19疫苗。

尽管被新冠病毒感染后,通过接种一剂疫苗便可获得强有力的保护,但人们的担忧仍然存在。

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许多感染了新冠病毒的人可能能够安全地跳过任何两剂疫苗方案的第二次注射。这些结果可能有助于扩大稀缺的疫苗供应,并且已经在影响一些国家的疫苗接种政策。但尚不清楚这些发现是否适用于所有人和所有疫苗,这影响到政策制定者应该如何应对。

研究表明,过往感染SARS-CoV-2的人往往会对单次注射产生强大的免疫反应,而再次注射的受益不大。对于通过感染获得免疫力的人来说,单次注射通常会将抗体数量提高到与未感染并接受过两次注射的个体相同的水平,或者往往高于后者。

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以及其他国家现在都建议,对于免疫系统健康且先前确诊的人只接种一剂疫苗。许多研究过疫苗接种免疫反应的科学家认为,这种政策是一种明智的方式,可以让那些急于为其人口接种的国家充分利用有限的供应。

纽约市西奈山伊坎医学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的免疫学家Jordi Ochando表示,当有数百万人在等待他们的第一剂疫苗时,在先前感染的个体中遵循当前的两剂疫苗接种计划是没有意义的。

但科学家们仍然不知道针对过往感染者的一针疫苗计划是否会让一些人获得次优保护。也不清楚此类计划是否对所有类型的疫苗都有效。

西班牙巴塞罗那海洋医院研究所(Hospital del Mar Research Institute)的免疫学家Giuliana Magri表示,如果你以前被感染过,那么可能一剂就够了。但是如何把这些经验付诸实践?她承认,这很复杂。

 

只接种一剂

有充分的实验室证据表明,过往感染SARS-CoV-2的人可以从疫苗接种中获益,这促使世界卫生组织(WHO)和其它公共卫生机构建议这些人仍然接种疫苗。然而,对于他们是否需要卷起袖子两次,却不太清楚。

6月14日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的一篇论文提供了一些最新的证据,表明对感染过COVID-19的人来说,接种一剂是必要的。纽约市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和其他地方的一组研究人员对26名在大流行早期感染该病毒的人进行了研究。所有这些人后来都接受了至少一剂辉瑞生物技术公司(Pfizer–BioNTech)或Moderna公司的疫苗,这两种疫苗都是基于信使RNA的(messenger RNA, mRNA)。

研究人员分析了参与者体内的“中和抗体”(neutralizing antibodies)水平,这是能够阻止病毒进入细胞的有效免疫分子。目前,一个人的中和抗体的数量和活力是评估该人是否能免受感染和疾病的最佳标志,尽管科学家们仍在努力确认抗体水平是否可以作为免疫保护的实际替代物。

研究小组还评估了参与者的记忆性B细胞(memory B cells)的水平。这种细胞能记住病原体,如果遇到它们以前见过的传染病原体,就能迅速产生有针对性的抗体。在接种疫苗后的一两个月内,研究参与者的体内记忆性B细胞水平平均上升了近10倍,他们的抗体“滴度”(titres)或中和抗体水平也激增了约50倍。这些“成果”在以前被感染的参与者中是很明显的,无论他们接种了一剂还是两剂疫苗。

事实上,在没有感染史的人群中,一剂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滴度等于或高于两剂疫苗所产生的滴度。共同带领这项研究的病毒学家Theodora Hatziioannou表示,这真的很了不起。他希望每个人的滴度都能像这样。

 

记忆性增强

Hatziioannou等人的研究结果也提示了单次注射对受感染者的有效性的生物学基础。在参与者被感染后的12个月里,他们的记忆B细胞并不是静止的。相反,这些细胞花了整整一年来进化,这使它们能够制造比感染后立即产生的抗体更有效、更通用的抗体。

其它研究证实了这一想法,一些研究显示,单次注射可以刺激抗体和抗感染T细胞(infection-fighting T cells)的生长。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的免疫学家John Wherry表示,他们都看到了几乎相同的事情。COVID-19感染康复后,第二剂疫苗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

尽管到目前为止,关于该主题的大多数研究都集中在mRNA疫苗上,但在英国和印度进行的研究的初步证据表明,如果依靠牛津/阿斯利康公司(Oxford-AstraZeneca)的针剂,单剂策略可能会成功,该针剂使用了一种工程化的腺病毒。例如,上个月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一剂阿斯利康公司的疫苗在被感染的医护人员中产生的免疫反应要比在未受感染的同事中产生的免疫反应强大得多。作者写道,这些结果支持对曾经受感染的人采取单剂量的疫苗接种策略,以提高覆盖率并保护更多的人群。

罗利的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研究疫苗信息学的营销专家Stacy Wood认为,对那些已经被感染的人采取单次注射的政策,甚至可能有助于克服人们对疫苗的冷淡。她认为,充分考虑个人特点的宣传工作不是在制造混乱,而是有助于说服那些认为自己的情况与众不同的人(包括感染史)。减少注射次数,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副作用、焦虑和时间,对一些对接种疫苗持犹豫态度的人来说也是一个有吸引力的提议。

Wood认为在这一点上,更有针对性的方法可能是更好的。

越来越多的证据已经足以说服许多科学家,不应将珍贵的第二剂疫苗分配给曾被感染的人。

 

扩展第二剂疫苗的作用

对那些感染过COVID-19的人只提供一剂疫苗,将余出许多急需的疫苗剂量。有了额外的可用疫苗,就没有必要再推迟某些人群的第二针疫苗,5月份发表在EBioMedicine上的一封由8位COVID-19科学家签名的信件中这样指出。而且,越来越多缺乏疫苗的国家和地区正在跟随科学家的脚步,至少对于免疫系统没有受损的年轻成年人来说是如此。

但并非所有的政府都同意这种做法。例如,在疫苗相对充足的美国,官员们仍然建议为所有人注射两剂疫苗。位于乔治亚州亚特兰大的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发言人Kate Grusich表示,不建议出于疫苗决策的目的确定既往感染史。

科学家们还指出,一些感染了SARS-CoV-2的人产生了相对弱的免疫反应。Wherry表示,这种反应在无症状COVID-19感染者中特别常见,这些个体的抗体产生和持久性范围很广,根据之前PCR结果确认的感染者并得出结论可能会漏检一些人。

这就是诊断性抗体测试可以提供帮助的地方。

西奈山的传染病专家、EBioMedicine信件的签署人Viviana Simon表示,筛查乙肝病毒抗体在某些情况下已经是常规做法,以指导针对该传染病的疫苗接种策略,这同样可以用针对SARS-CoV-2刺突蛋白的抗体来完成,这是自然和疫苗诱导免疫力的标志。

Simon表示,在有疑问的时候,她都会支持第二次注射。但她个人希望,我们最终能够转向更加个性化的计划和建议。


原文检索:
Elie Dolgin. (2021) After COVID, is one vaccine dose enough? Nature, 595: 161-162.
郭庭玥/编译

新闻特写, 热点
No Responses to “感染COVID之后,只接种一剂疫苗就足够了吗?”

Leave a Reply


− three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