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新闻特写  >  文章正文
shRNA表达克隆

母乳喂养和COVID疫苗:数据说明了什么?

Jul 06, 2021 No Comments

1-母乳喂养和COVID疫苗-数据说明了什么.

在比利时的一家医院,一位母亲正在给她的新生儿哺乳。


母乳喂养和COVID疫苗:数据说明了什么?

早期的研究表明,接种疫苗是安全的,并且抗体会在母乳中传递。但这些抗体会为婴儿提供保护吗?

Molly Siegal长期以来一直在等待COVID-19疫苗的出现。作为波士顿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的一名妇产科医生,她经常看到感染了COVID-19的孕妇,并且知道打这种疫苗是保护Siegal自己、她的家人和她工作场所的其他人的最佳方式。但是,一想到家里还有一名仍需要母乳喂养的7个月大的婴儿,她就犹豫不决。

以上情形是可以理解的。按照临床试验的既定规范,怀孕和哺乳期的妇女没有被纳入任何COVID-19疫苗试验中。因此,当世界各地的卫生系统开始为符合条件的成年人接种疫苗时,许多哺乳期的妇女只能在迷茫中做出决定。

Siegel表示,令她感到非常沮丧的是,没有研制针对孕妇和哺乳期妇女的疫苗,作为一个群体,她们被排除在研究之外。这使得患者和疫苗提供者,真的很难知道如何使用疫苗。

尽管如此,Siegel仍然看不出疫苗对她的母乳有任何不可控的风险(例如,她知道COVID-19疫苗不含活病毒),考虑到疫苗能保护她自己和她周围的每个人,所以她接种了疫苗。然后,她向研究人员捐赠了她的母乳样本,研究人员将在首批此类研究中分析其成分。

现在,由于Siegel和其他参与者的努力,科学家们开始研究COVID-19疫苗对母乳的影响。他们的初步结果对全世界1亿多名处于哺乳期的人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

迄今为止,科学家们只研究了辉瑞生物技术公司(Pfizer-BioNTech)和Moderna公司生产的疫苗,最终并没有在母乳中检测到这些疫苗的成分。他们所发现的是母亲在接种后针对冠状病毒SARS-CoV-2产生的抗体。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旧金山分校的围产期医生Stephanie Gaw表示,他们真的很高兴有好消息。虽然这些研究规模不大,仍然是早期的,但具有非常积极的意义。现在,研究人员想知道这些抗体是否能够为婴儿抵御COVID-19提供部分的帮助。

 

疫苗问题

在整个大流行的过程中,孕妇和新手妈妈都面临着一连串关于冠状病毒的担忧和问题。

早期就已经明确的一个趋势是,被诊断出患有COVID-19的孕妇比未怀孕的同龄人更有可能住院。这可能是因为身体已经在尽力运作了:不断增长中的子宫向上推,降低了肺活量,而且免疫系统受到抑制以免伤害婴儿。这些因素并不会在婴儿出生的那一天消失。因此,一些产科医生怀疑哺乳期的妇女也容易感染严重的COVID-19。

这一结论可能会鼓励母乳喂养的妇女接种疫苗,但科学家们并不确定她们对疫苗的反应,因为对哺乳期知之甚少。

因此,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母婴医学专家Kathryn Gray等人决定测试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Moderna公司的疫苗在这一群体中的效果。他们招募了131名即将接受这两种疫苗的参与者,他们有的处于哺乳期,有的处于孕期,有的以上二者皆无,结果发现哺乳期的妇女(其中包括Siegel和其他30人)产生了与非哺乳期的人相同的强大抗体反应。换句话说:该疫苗对哺乳期的母亲同样有益。

由Gaw和她的团队在预印本服务器medRxiv上发布的第二项研究表示对这项结果认同。该团队从23名哺乳期的参与者身上抽血,发现在她们接种第二剂疫苗后,SARS-CoV-2的抗体有所增加。

但是对于许多家长来说,迫在眉睫的问题(正如Siegel自己所问的那样)是COVID-19疫苗是否会伤害哺乳期的婴儿。毕竟,有些药物不建议在哺乳期服用,因为它们会通过母乳传给婴儿。例如,建议哺乳期的妇女不要服用大剂量的阿司匹林,即使是小剂量的服用阿司匹林,母亲也被警告要监测婴儿是否有瘀伤和出血的迹象。一些疫苗也被禁止在哺乳期使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建议哺乳期的母亲不要接种黄热病(yellow-fever)疫苗(这种疫苗涉及一种活的、减弱的病毒形式),以防感染并传给婴儿。

由于这种情况,一些药剂师和疫苗管理员一直在敦促哺乳期的妇女在接种疫苗后放弃母乳喂养。

纽约州罗切斯特市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Center)的免疫学家Kirsi Jarvinen-Seppo表示,她认为这清楚地表明了医护人员的无知和经验的缺乏。在各个层面上似乎都有大量的错误信息。

与黄热病疫苗不同,COVID-19疫苗不存在引发活动性感染的风险。此外,COVID-19疫苗进入母乳的可能性极低。例如,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Moderna公司的疫苗使用的是被设计成可以快速分解的脆弱的信使RNA(messenger RNA, mRNA),因此它应该永远不会离开注射的细胞,更不用说进入血液,然后进入乳房。事实上,研究人员预计目前的任何疫苗都不会被排泄到乳汁中。

为此,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建议,母亲在接种疫苗后可继续进行母乳喂养。此外,美国CDC和英国疫苗接种和免疫联合委员会(UK Joint Committee on Vaccination and Immunisation)在这两个国家批准首批疫苗后不久就发表了声明。这些声明指出,从现有的数据中没有发现任何安全问题,因此哺乳期的妇女可以选择接种疫苗。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和雷迪儿童医院(Rady Children’s Hospital)的儿科医生Christina Chambers认为,这有点像是一种反向的建议方式。而建议的基础是没有理由避免它,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因此,Gaw等人进行了一次安全检查。在一项小型研究中,她的团队研究了6位参与者在接受辉瑞生物技术公司或Moderna疫苗后两天的母乳样本,结果在这两种情况下都没有发现mRNA的痕迹。(该小组现在正在收集更多的母乳样本,以寻找疫苗的不同成分,并扩大他们的研究,务求尽量涵盖美国所有可用的COVID-19疫苗)。

 

液体黄金

有一种因子是科学家们期待在疫苗接种后在母亲的母乳中看到的:COVID-19抗体。

研究人员早就知道,新生儿不能有效地产生对抗有害细菌和病毒的抗体,而且这种保护可能需要3到6个月才能启动。为了在这些早期阶段提供帮助,母亲的母乳中充满了能够抵御潜在威胁的抗体。

专攻孕期和哺乳期的药物使用和安全研究的奥斯陆大学(University of Oslo)的Hedvig Nordeng认为,母乳是由母亲和大自然专门设计的,为孩子提供他们的第一针疫苗。母乳本身不仅仅是营养,母乳也是药物。

在母亲体内,被称为B淋巴细胞(B lymphocytes,或B细胞)的免疫细胞不断产生抗体。随后,一旦开始哺乳,乳腺就会发出化学信号,将这些B细胞趋化至乳房中。在那里,B细胞停在腺体中,每秒产生成千上万的抗体,准备大量地进入乳汁。但与药物、咖啡和酒精饮料中非常小,可以自行进入母乳的分子(尽管是在稀释的水平)不同,抗体分子太大以至于无法做到这一点。相反,乳腺管表面的受体会抓住抗体,并将其包装在充满液体的保护性囊泡中,使其能够安全地通过乳腺管细胞,进入另一侧的乳汁中。

参与了Gray的研究的波士顿哈佛医学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的免疫学家和病毒学家Galit Alter表示,这个过程非常神奇。

然而,抗体一旦到达婴儿体内会发生什么,则更为神秘。母乳中的抗体不会进入婴儿的血液,而是在被最终消化之前覆盖在口腔、喉咙和肠道表面。尽管如此,这些抗体似乎也提供了保护。这可能是它们在身体的入口处发挥作用,以便在感染扎根之前抵御它。

并非所有的婴儿都是依靠母乳长大的。但研究表明,前6个月完全以母乳喂养的婴儿的中耳感染率远远低于母乳喂养时间较短或完全非母乳喂养的婴儿。他们还具有较低的呼吸道感染风险。接受流感疫苗的哺乳期妇女(因而通过母乳将这些保护性抗体传递给婴儿)为年龄太小无法接种疫苗的婴儿提供了一些保护。

COVID-19抗体的情况也可能如此。今年年初,研究人员发现,从该病毒中康复的妇女分泌的母乳中也同样出现了该抗体。还有一些包括许多尚未经过同行评审的小型研究,发现接种疫苗的人群母乳中存在抗体。

例如,当Gray等人检测接种过COVID-19疫苗的哺乳期妇女的血液和母乳时,他们发现每个样本中都有高水平的COVID-19抗体。

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Rochester Medical Center)的儿科免疫学家Bridget Young表示,在过去的一年中,能有一些好消息已经非常不错了。

这是一个特别令人兴奋的发现,因为婴儿目前不适合接种任何现有的疫苗(尽管辉瑞生物技术公司和Moderna公司已经开始在6个月大的儿童中进行COVID-19疫苗试验)。

虽然COVID-19在年轻人群中通常是轻微的,但不到两岁的婴儿如果感染了这种疾病,比年长的孩子更有可能需要接受住院治疗。这被认为是由于婴儿的支气管(即向肺部输送空气的通道)非常小。此外,婴儿和儿童可能会出现一种被称为MIS-C(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的严重疾病,即儿童感染COVID-19后,身体的不同部位会发炎。

 

母乳之谜

现在的一个很大的未解之谜是婴儿究竟能从母乳中获得多少保护。

首先,科学家们并不确定这些抗体是否真的具有功能性,这意味着是否当它们接触到导致COVID-19的病毒时,能杀死这种病毒。但是早期的研究是有前景的。去年,荷兰的一个团队从以前感染过SARS-CoV-2的人的母乳中收集了抗体,并发现这些样本可以在实验室里中和该病毒。一个月后,Young、Jarvinen-Seppo等人公布了类似的发现。这些发现随后被发表。

在以色列科学家的一项研究表明接种疫苗后产生的抗体可以阻止病毒感染细胞之后,这两个团队目前正在用疫苗诱导的抗体进行同样的实验。特拉维夫大学(Tel Aviv University)的免疫学家、该论文的共同作者Yariv Wine表示,该研究的作者们预测这些抗体应该能保护婴儿。

但只有在抗体持续存在的情况下,这种情况才会发生。科学家们还不知道接种疫苗的母亲产生的COVID-19抗体能持续多久,但有证据表明他们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一项对33人的研究表明,接种Moderna疫苗的成年人至少会持续产生6个月的抗体。这可能意味着,尽管母乳中的抗体浓度确实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下降,但只要母亲继续哺乳,婴儿将持续从母亲那里获得一些保护。

而且,不断补充是关键。科学家们推测,抗体在几小时到几天后就会在婴儿的肠道中被消化。这意味着一旦停止母乳喂养,他们的部分免疫力可能会消失。这也表明,给年长一些的孩子喝母乳(正如许多接种疫苗的母亲在线上论坛讨论的那样)可能不会给他们带来部分免疫力,至少不会持续太久。

但即使是纯母乳喂养的婴儿,临床医生也敦促母亲在有访客时继续遵循公共卫生策略。与Gray一起参与了这项研究的哈佛医学院和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Harvard Medical School and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的母胎医学专家Andrea Edlow表示,任何与婴儿密切接触的人都应该接种疫苗并戴上口罩。

幸运的是,更多的数据已在途中。Gray和她的团队将对他们的参与者,包括Siegel和其他人,进行一整年的追踪(尽管细节仍在讨论中)。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的Gaw团队正计划评估婴儿在接受母乳喂养时的整体健康状况和感染率,这是目前的百万美元问题。两项针对培养皿中疫苗诱导的病毒抗体的研究应该能为这个问题提供另一个答案。

科学家们还在努力进一步详细分析这些抗体。例如,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Chambers等人目前每天收到大约40名参与者的母乳样本,他们还计划跟踪婴儿的成长和发育。

尽管如此,到目前为止的结果是有前景的,大多数专家会敦促哺乳期的母亲去接种疫苗。Alter表示,如果她现在有一个小宝宝,就不会冒这个险去等待。如果能让孩子获得免疫力,她甚至不会质疑疫苗接种。

2-母乳喂养和COVID疫苗-数据说明了什么.

 

原文检索:
Shannon Hall. (2021) Breastfeeding and COVID vaccines: what the data say. Nature, 594: 492-494.
郭庭玥/编译

 

新闻特写, 热点
No Responses to “母乳喂养和COVID疫苗:数据说明了什么?”

Leave a Reply


two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