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新闻特写  >  文章正文
shRNA表达克隆

面对新冠假消息,科学家该如何反击

Jul 07, 2020 No Comments

随着冠状病毒在全球传播,假信息也在全球散播。

随着冠状病毒在全球传播,假信息也在全球散播。

 


关于COVID-19的虚假疗法、神话和假新闻可能会导致生命损失。以下是一些科学家的反击。

吃海莴苣或注射消毒剂不能预防COVID-19感染。能否屏住呼吸10秒钟也不是感染SARS-CoV-2的指标。俄罗斯总统普京并没有放生500只狮子来说服莫斯科居民呆在室内以对抗疫情。COVID-19在全球的迅速传播伴随着WHO所说的“大规模假信息传播”。对该疾病信息的巨大需求、它对医疗系统和生命造成的损失,以及去年12月才发现的一种病毒的许多未解之谜,为神话、假新闻和阴谋论提供了完美的温床(见下文“鉴定假消息的8种方法”)。有些消息可以被认为是荒唐可笑的,基本上是无害的,但另一些则是致命的。

科学家有能力帮助遏制COVID-19假消息的浪潮——但是他们应该参与这种耗时的、甚至惨烈的舆论战争吗?还是他们只需要好好做研究?对于那些加入这场假消息防卫战的科学家来说,怎样才能最好地应对冠状病毒的谎言?科学家应该将反击限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吗?对抗有关大流行的谎言纯粹是一项公共服务吗?还是这样做会对科学家的职业生涯有好处?

西雅图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的数据科学家Jevin West认为,如果科学家愿意这样做,他们就应该到前线去。通过消除关于COVID-19的假信息,可以帮助决策者避免引入有害政策,提高公众对该大流行的了解,不过最重要的是,挽救生命。

COVID-19带来的众多变化之一是新闻消费的普遍增加。今年3月,市场研究公司GlobalWebIndex对13个国家进行了一项调查。调查发现,由于COVID-19大流行,67%的被调查者观看了更多的新闻报道,其中一半的人花在这方面的时间大大增加。人们不断刷新网页浏览器,寻找关于COVID-19的好消息或内部信息,因为它影响人们的健康,以及朋友和家人的健康,这让人们更容易被愚弄。

West与友人共同创建了一门名为“滚蛋吧,假消息”(Calling Bullshit)的课程,讲的是如何利用科学和统计证据发现和反击假信息。去年12月,他还与友人共同创立,并担任了他所在大学新成立的“知情公众中心”(Center for a Informed Public)的主任。该中心的核心目标包括研究危机期间的谣言和假信息。对West等人来说,这几个月是忙碌的。West觉得这很耗费精力,有点像一边在海上漂流,一边建造一艘船。

 

假消息满天飞

虚假的医疗声明是那些寻求将假消息潜在伤害最小化的人关注的焦点。例如,台湾事实核查中心(Taiwan FactCheck Center)的研究人员花了很大一部分时间来驳斥1月底以来有关假药和假药检测的报道。例如,有人声称闻芝麻和其他植物油,吸入蒸汽或用盐水清洗鼻孔可以在SARS-CoV-2到达肺部之前杀死它。Summer Chen说:“在我看来,关于治疗方法和杀死病毒的假信息的流行,本质上反映的是公众对COVID-19的了解较少。”Chen是台湾事实核查中心的主编,该中心是由台湾媒体观察和高质量新闻协会这两个非盈利组织于2018年成立的。

有些传假消息的人只是被误导了,而另一些人则是被利益所驱使。今年3月,FDA发出警告,包括假新闻网站Infowars所有者Alex Jones和电视传教士Jim Bakker在内的公司和个人,必须停止兜售胶体银等未经证实的COVID-19治疗方法以盈利。这两人都在推广和销售含有悬浮在液体中的微小银颗粒的抗COVID-19产品,但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这些产品有效。从假新闻中获利的另一种方式是广告收入。意大利一家新成立的事实查证网站Facta的主管Giovanni Zagni表示,人们所看到的虚假信息中,约有一半标题是关于试图制造病毒之类的内容,以获得点击量,但点开之后是一个全是谷歌广告的网站。Zagni还提到,自4月2日上线以来,Facta网站约90%的内容都关于COVID-19。

许多关于新冠肺炎的传言似乎是出于政治动机,比如有报道称,如果SARS-CoV-2不是从中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逃出来的,就是在中国故意制造的一种生物武器。3月中旬对美国居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6%的人认为病毒是在实验室中意外产生的,23%的人认为病毒是人为有意开发的。Chen等人试图揭穿这样的报道,以及那些认为病毒是由美国人带到中国的报道。

科学家在面对不那么政治化的神话时,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West指出,如果是一些疯狂的消息,比如病毒是Barack Obama创造的一种生物武器,他认为科学家最好不要插手,把时间花在科学世界上。科学家能提供实质性帮助的一种方法是向正在揭穿假信息的记者和事实核查人员提供他们的专业知识。

但是,科学家是应该尝试对抗跨领域的假信息,还是只对抗科学领域的假消息呢?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关于科学家是否应该“原地不动”的争论有时会变得越来越激烈。

今年3月,总部设在英国的科学媒体中心(Science Media Centre)要求其专家网络在回答媒体有关COVID-19的提问时,只回答自己专业内的问题。该中心向记者提供科学家的评论和简报。首席执行官Fiona Fox表示,特别是在大流行期间,当假信息、不确定性和谣言满天飞的时候,公众需要听到专业知识渊博、真正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科学家的声音。其他人,如West则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认为,我们应该鼓励而不是阻止科学家‘走出他们的圈子’,特别是在全球危机期间。只要他们有深厚的专业知识,能从用不同方法视角和经验思考这个问题,那么公众就能收获很多东西。”。

 

友善反击

反击的语气可以决定内容如何被接受。今年3月,英国歌手、电视名人Kerry Katona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则帖子,称感染COVID-19的孩子将与父母分开,独自被送往医院。英国医生、电视主持人Ranjit Singh立即回应,不是这样的!最近,他看到了很多关于儿童冠状病毒的混淆和假信息。在回复的最后,Ranjit贴上了来自英国皇家儿科和儿童健康学院(UK Royal College of Paediatrics & Child Health)总结的真消息。Katona感谢Ranjit,说她放心多了。Zagni指出,在反驳假消息时,避免表现出对抗或施恩的态度是关键。试着和人们坦诚地讨论他们为什么选择分享资料,但不要居高临下地对他们说话,或者把他们当成傻瓜。大多数人都在追求真理。

为了避免直接对抗,对准确性的细微提醒可能会很有效。在一项有待同行评议的研究中,加拿大里贾纳大学(University of Regina)的心理学家Gordon Pennycook向来自美国的两组人展示了关于COVID-19的一系列新闻标题(G. Pennycook et al. Preprint at https://psyarxiv. com/uhbk9/; 2020)。一半的标题是真实的,一半是虚假的。参与者不被告知哪个是哪个。在第一组中,47%的准确标题和43%的不准确标题被认为值得分享到社交网络。在执行同样的任务之前,第二组被要求对与COVID-19无关的标题的准确性进行评分。这似乎让他们更敏锐,因为他们会考虑分享50%的真实报告和40%的不真实报告。

许多科学家认为,利用自己作为科学家的培训和经验来保护人们免受COVID-19假信息的影响是有意义的,他们只是想为减少生命和健康损失做出贡献。然而,参与捍卫科学真理还有其它好处。英国牛津大学(University of Oxford)的健康社会学家Samantha Vanderslott指出,分享你的工作和专业知识,与公众接触,是现在成为一名科学家的重要组成部分。反击假消息可以提高你的知名度。

虽然成为众所周知的科学捍卫者可能对职业有好处,但也可能有负面影响。West认为,这对职业很有帮助,尤其是对初入职场的研究人员,但它也可能会花费几天或几周,而且一旦投入进去,就很难再回到你的研究中去。总的来说,他认为,研究人员在决定是否帮助抗击COVID-19假信息时,不应该让专业考虑成为障碍。最终,这真的不重要,因为生命和对科学的信任都处于危险之中,我们需要为此做些什么。

 

鉴定假消息的8种方法

1. 怀疑来源。
诸如“朋友的医生朋友”或“科学家说”等没有进一步细节的模糊、无法追踪的信息来源应该敲响警钟。

2. 糟糕的语言。大多数可信的信息来源都是经常交流的人,所以糟糕的拼写、语法或标点符号就值得怀疑。

3. 情绪感染。如果有什么消息让你生气或高兴,要警惕。坏人知道,能引发强烈情绪的信息会得到最多的分享。

4. 新闻黄金还是傻瓜黄金?独家消息是很少的。如果信息只有一个来源,要小心——特别是如果它暗示有什么东西被隐瞒了。

5. 假帐号。使用虚假的社交媒体账户,比如@BBCNewsTonight,是一个经典的伎俩。也要注意有误导性的图片和虚假的网址。

6. 分享数爆表。如果有人敦促你分享他们的耸人听闻的新闻,他们可能只是想分享由此产生的广告收入。

7. 一心向钱。想想谁会从你相信这些消息中获利。

8. 核实检查。跳过标题,把一篇报道读到最后。如果它听起来可疑,搜索事实核查网站,看看它是否已经被揭穿。

 

原文检索:
Nic Fleming. (2020) Coronavirus misinformation, and how scientists can help to fight it. Nature, 583: 155-156.
张洁/编译

新闻特写, 热点
No Responses to “面对新冠假消息,科学家该如何反击”

Leave a Reply


nine × 2 =